2013年11月27日 星期三

《讓子彈飛》以假亂真44


假麻匪一路跟踪麻匪兄弟們,準備進行破壞




胡百:「黃老爺吩咐我們把他們搞亂,看老子怎麼把他們搞亂!」



這打鼓專業戶正數著元寶,樂不可支時,胡百這群土匪闖了進來。


胡萬審六爺時,就是他敲的鼓。



胡百一臉奸笑問:「收到了?」



胡百又問:「那你打算怎麼感謝我們?」




打鼓專業戶也不知要如何回應。



這群假麻匪們於是就當著人家老公的面,將大奶妹給...



這回他決定為自個擊鼓鳴冤


打鼓專業戶高喊:「青天大老爺作主啊!」




剛進門,就看見麻匪一眾人圍坐當中,一言不發。桌子中央,代表老大的「九筒」靜靜地躺著。

湯師爺穿過這尷尬無聲的氣氛,徑直走到張牧之跟前:「砸了,你們!砸了!」



湯師爺:「免子都知道不吃窩邊草,你們六個人,還當人家丈夫...」



湯師爺:「呸!惡心!」




湯師爺:「這種事你們可以花點錢嘛!」



湯師爺:「花不了多少錢!」




湯師爺:「簡直就是土匪,不,連土匪都不如!」




湯師爺:「還說讓人家百姓念你們好?」



湯師爺:「錢肯定掙不著了!」




湯師爺於是先行離去,還一路碎唸:「惡心!惡心!」

《讓子彈飛》以假亂真43



胡千:「麻匪發的,鐵證如山!」




黃四郎:「用面具的就是麻匪,我們也有面具。」



胡千:「那就是縣長。」




黃四郎:「有錢不掙,發給窮人,這像個買官的縣長做的事嗎?」




黃四郎:「今天,我要你們扮成麻匪,跟他們一模一樣。」



黃四郎:「他們怎麼發,你們就怎麼搶!搞亂他們!」



黃四郎被張麻子激起了滿腔鬥志:「三步棋必置他們於死地。」




胡萬提醒黃四郎:「老爺,三步棋咱們都已經走完了,逼死小六子、殺雞取卵...」


黃四郎:「哎!那是老三步了。」



黃四郎又有新主意:「現在我要走的是新三步。」




黃四郎:「第一步,到省城查清馬邦德的底細,我總覺得他不像是個會買官的縣長。」



黃四郎:「起碼,不姓馬!」




黃四郎:「胡萬的事進展如何?」




胡千:「胡萬,還沒找到。」




黃四郎不滿地質疑:「你怎可能說還沒有找到!」




胡千:「老爺您放心,我會去找他,繼續找。」




黃四郎:「你曉不曉得,我多麼想他?」

《讓子彈飛》揭穿面具42




麻匪們拎著錢袋,滿城發銀子,可過足了癮。



老二:「這個,我認識。」




老三:「我也認識。」




老三話剛說完,拿起錢袋就要往窗戶砸,老二卻突然出手阻止...

老三:「哎哎哎!幹什麼?」



老二:「大哥說了,發窮人!她不窮。」




老三:「那你說,誰算窮人?」





老二:「她就是被窮人賣掉的女兒!」



老二、老三取得了共識後,將錢袋開始往窗口砸去。



這兩位大爺,槍法不錯,但砸錢袋準頭差了些。



陰溝翻船,面紗居然被人摘了。



老二、老三居然替自己找了個理由:「我們就想給你發點錢!」



湯師爺:「殺!必須的!」




大夥看著跪在地上的老二及老三,卻不知師爺又會出啥怪招。



湯師爺:「見過麻匪真面目的,必死無疑!」



湯師爺:「這可是你下的令!」






老三不滿師爺這種說法:「第一個見過麻匪真面目的人,是你!」




當初刼火車時,師爺也瞧見了麻匪的長相。



 湯師爺:「哎哎哎,事還沒辦呢就起內訌!還是為了一個女人!」


大夥安靜等待張麻子作最後宣判。



張麻子:「我進城那天,帶頭敲鼓的是妳吧!」



花子點頭如搗蒜。



張麻子:「姑娘,貴姓?」



花姐:「免貴,花姐。」



張麻子好奇問:「不是姓黃吧?」



花姐:「不姓!是黃四郎把我買來的。」




花姐:「城門口貼的那些告示,知道是啥意思吧?」



花姐:「通緝張麻子的。」



張麻子:「我就是張麻子。」

撲通,花姐一下子暈倒在地。

老三急忙扶起她,老二想幫忙,卻看見那邊擼胳膊挽袖子氣得臉變色的小七,手悻悻地收了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