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6日 星期六

《讓子彈飛》綁架計中計38



正當張麻子與湯師爺以為他們設的套兒成功而興奮地時候,卻聽到黃四郎的聲音:「一定要讓他們撕!」

黃四郎:「贖金我一分都不出!」





黃四郎:「不過兩大家族的錢,一定會過你們的手,千萬不要為我擔心!」




胡千趕忙向黃老爺報告新發現:「老爺,我懷疑胡萬投靠了張麻子。」




黃四郎:「一定要找到胡萬,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張麻子:「這替身這麼有用啊!得空幫我也找一個!」




湯師爺:「張麻子,你真是沒羞沒臊!」




張麻子不服氣地說:「砸了嗎?我怎麼覺得剛開始啊!」



神父:「阿門!」

《讓子彈飛》綁架計中計37





九筒:「好辦!」



九筒:「你怎麼這麼多嘴啊!」



九筒:「我讓你多嘴!」



麻匪頭子一把揪住張麻子的衣領,拳頭如雨點一般落到他身上,腳重重地砸在他身上,馬邦德仿佛聽見倒吸冷氣的聲音,眼見張麻子被麻匪推下了山坡。


「麻匪頭子」一把扯下九筒的面具,那兩撇小鬍子,可不是老三!。


張麻子:「你裝模作樣地戴我的九筒幹什麼?」



張麻子:「別把事給我辦砸了!」



張麻子:「老三!




綁匪直接將人質入袋裝箱,動作乾淨俐落。



湯師爺這下心裏終於明白:「不見錢不放人啊!」






師爺指著滑向城外的箱子:「黃四郎在裏頭!」





湯師爺:「你抱著我夫人學我哭的時候,就想到這招了。」




九筒:「三天之內錢未到,就撕票。記住,我是九筒。」

來匪如潮水一般退散不見,老百姓們早已跑走,空剩面面相覷的各大族家丁們。


湯師爺佩服地說:「這活辦得真利索!」


張麻子得意地問:「像真的嗎?」


張麻子心懷不軌地說:「要是有人再流點血就更像真的了!」


湯師爺摸了摸流著血的鼻子:「有這個必要嗎?有這個必要嗎?」

張麻子好心地提醒各大家族:「各位還是早早準備贖金吧,三天之後,麻匪可是要撕票的。」

《讓子彈飛》綁架計中計36










葬禮以天主教方式進行,此時張麻子在小路邊上迎接著來參加葬禮的鄉紳,典禮進行得肅穆又莊重。



四周跳下十餘個黑衣戴麻匪面具的漢子,手持槍械,將一眾鄉紳團團圍住。


麻匪自報門號:「我們是張麻子張大爺的隊伍!要錢,不要命!」




麻匪直接點名:「我們今天就是來找幾個人,黃四郎!城南兩大家族!站出來!」






胡千居然認出朦面的胡萬。


胡萬趕緊將胡千打倒在地,避免身份馬上暴露。




九筒:「剩下的事情就與你們無關係了。




一陣混亂中,黃四郎和城南兩大家族的老頭子被拉到了一邊,套上了厚厚的麻袋,扔到了一邊的箱子裏。




縣長張麻子:「好漢!我是本縣縣長,要綁綁我吧!




九筒:「留著你的命,活著替我們收錢,三天之內,錢到,放人!



九筒:「錢不到,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