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3日 星期一

《讓子彈飛》號角響起79



老三:「大哥,我回來了!」


老三的臉出現在身後,張麻子一驚:「人呢?」


張麻子幾步過去,竹林掩映之下可不是花姐和替身!他一把拎住替身的領子,面帶喜色:「你可回來了!」

張麻子很想知道在剿匪期間發生了什麼事,但現在沒啥時間了。


機遇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花姐顯然把握住了這個機遇,有誰想做一輩子妓女?

早就處心積慮要脫離黃四郎,離開鵝城,直到張麻子一群人高調進城,她知道,這個機遇來了。

張麻子後來贏了黃四郎,花姐終於脫離了黃四郎的魔爪。


楊萬樓終於清醒了,委屈地嘟囔著:「我不是他,我只是個唱戲的!」

可是仍然改變不了他自己的悲慘命運。


四個人扛著替身,也跟著大聲喊著:「招搖過市,跟我走!」

張麻子一招手,天已大亮,五人踩著金燦燦的陽光,向林子外面大步走去。


鵝城的大路上沸沸揚揚,各家舉著槍的男人們呼喝著奔跑...


就連黃府的團練教頭武舉人,也從窗口探出半個身子,高呼著「黃四郎被抓了」,興奮地擺著雙臂。


楊萬樓被當成真的黃四郎,抬上了斷頭臺。


在黃四郎的望遠鏡裏,楊萬樓在張麻子的戰刀下真真正正地做了一回黃四郎。 


躲在碉樓裏的黃四郎恍然大悟,他明白現在眾人都把楊萬樓當成真的黃四郎,而他卻成了替身。

黃四郎癱坐在椅子裏...


張麻子指著碉樓,大刀一揮:「去碉樓!拿回你們自己的東西!」


彈痕斑駁的鐵門被武舉人輕鬆撞毀,百姓流水一般湧入碉樓,混亂中本想背叛黃四郎的胡千也被武舉人掄中頭部當場暴斃。

殘破的鐵門還孤零零地懸掛在那裏,嘲笑,或是歎息。


「六子,老二,夫人還有師爺,我給你們報仇了。」

對視著天空,張麻子緩緩閉上眼睛,輕鬆的喜悅被麻木已久的心隱隱地鈍痛所替代。


老七跑回廣場,找到了躺在地上的張麻子,張麻子:「碉樓打進去了?黃四郎被抓住了?」


老七:「對,正被當成替身挨揍呢!」


老七:「黃四郎的威風是被你砍了,他這個肉身怎麼辦啊?我一定要殺了他,二哥還等著我報仇呢!


武舉人慷慨激昂地揮動著手裏褐色的羽毛扇,配上土色的大衣,文雅的打扮在他身上顯得格外滑稽。


武舉人:「黃四郎是死啦,被那個愚蠢的縣長,咔嗟一聲給砍了,這公平嗎?」


百姓們:「不公平!」


武舉人拿扇子當武器不輕不重地打在黃四郎身上


武舉人最後替黃四郎作了個最終的審判「過去替黃四郎享福、作惡,就應該替他,把沒受過的罪給受夠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