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2日 星期日

《讓子彈飛》剿匪記65



山嶺中寂靜而清澈的藍天灑下耀眼的光芒,映著飄香的秋草與野花,一片欣然。



張麻子與湯師爺各乘一馬,看著前面兄弟們領兵馳騁,驟起的灰煙掃過石子路而騰飛,但這殺氣,卻未曾破壞這裏的安寧。



湯師爺偏頭,手中還舉著個紙卷一樣的東西:「給你看個寶貝!」



張麻子接過委任狀:「這不就是委任狀嘛!」



湯師爺:「念念!念念!」



張麻子輕鬆接過,翻看兩眼一笑瞧了瞧手中的委任狀:「茲委任馬邦德,怎麼了?」



湯師爺:「後面!後面!」



張麻子:「中華民國八年八月。」



湯師爺無奈地扶額看著壞笑著的張麻子:「唸你沒念過的字,當中!」



張麻子:「茲委任馬邦德為康城縣長!」



湯師爺:「樂死我了!」



張麻子難以置信地看著白紙黑字:「不是鵝城嗎?」



湯師爺伏在馬背上樂開了花:「從來就是康城!」



張麻子捲起委任狀,抿著嘴唇,不再看他。

湯師爺:「怨你啊!」



湯師爺:「你把我泡水裏,一九筒扣臉上,鬧鐘咔咔響,嚇死我了!」



湯師爺:「我靈機一動,讓你去鵝城!」



張麻子:「這鵝城和康城有什麼不一樣啊?」



湯師爺:「康城富饒,鵝城兇險!」



張麻子:「那你為什麼讓我去啊?」



湯師爺:「你牛唄,劫火車!」



湯師爺:「告訴你啊,你進了鵝城就有兩種情況!」



湯師爺:「第一,你進城就被黃四郎弄死,我馬走康城,從容上任!」



湯師爺:「第二,你有種,咱倆辦了黃四郎,就像現在這樣。」



張麻子:「好!說得好,馬邦德,你這個騙子!」



張麻子:「早晚有一天,你會被張麻子一槍崩了!」



湯師爺樂得手足舞蹈:「你崩了我?你捨不得!」



張麻子:「你還真相信我就是張麻子?」

張麻子這次上山剿匪,剿的是假張麻子,所以他事先派老二去青石嶺掃平障礙。



湯師爺警張地四處張望:「你要不是張麻子,這山上可就有真麻子,張麻子一來,你我就沒命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