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1日 星期六

《讓子彈飛》請君入甕52



連雨傘也沒來得及打,馬邦德跌跌撞撞地跟著黃府一行人來到火拼地點,現場並沒有他腦海中的血流成河,寫著「黃」字的燈籠打在地上一排人的臉上,卻不知「四筒」的假面下,哪個才是他要找的人。

黃四郎看著這一幕,滿臉笑意,露出潔白的牙齒。

黃四郎:「師爺,來來,請!」


黃四郎指著地上的屍首意有所指:「或許是你的恩人吶!」


湯師爺連忙掩飾自己的無措:「您才是我的恩人!」

湯師爺覺得自己最近可以說是倒楣透了,本來以為張麻子一夥已經死了,為了保命,就認了黃四郎作恩人,總不能還像二愣子一樣給他陪葬吧!

湯師爺緩緩蹲下身,一動不動地盯著打頭的那具屍首。


黃四郎蹲下身,摟住馬邦德的肩,面上笑容不減,幽幽說:「既然我是你的恩人,那就聽恩人的話,揭開看看!」


黃四郎示意家丁把燈籠打近一點:「來,照上、照上!」

湯師爺顫抖著伸手,捏住面具的底邊,深呼吸了一下,毅然掀開了面具一角。


湯師爺揭開面具,大呼:「什麼情況?」


湯師爺倏地縮手,站起身退開幾步,一臉驚異。


黃四郎走上前去,一把扯下面具,神情訝異而略帶惱怒。

出人意表,地上躺的居然是黃老爺的手下胡萬。


黃四郎百般不解:「怎麼會是胡萬?」


雷電交加下,雙頰透紅的死屍還帶著點兒詭異的微笑,顯得十分可怖。黃四郎幾下子拽開所有的面具,呆立半晌。


黃四郎:「怪了!全是黃家的人!」


黃四郎掏出槍來,怒喊著:「麻匪呢?」


不遠處的黑暗角落,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胡萬,就是麻匪!」

在風雨中卻格外清晰,湯師爺怔怔地看向那裏,血液充滿了腦子,甚至有點兒站立不穩。

忽明忽暗中走來的,那一身黑色長褂與頭上白色的禮帽,正從容地向自己走來,帶著一如既往的冷酷與霸氣。身後幾把黑雨傘,也緩緩跟在他身後挪近。


黃四郎剛接受他,張麻子就突然「詐屍」,可把湯師爺嚇得失了魂!


張麻子:「殺縣長夫人、綁架豪紳、禍害鵝城百姓的人就是你黃老爺家的胡萬!」


張麻子這回豪不留情面地說:「我說你為什麼不出錢剿匪,原來你是賊喊捉賊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