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1日 星期六

《讓子彈飛》真假麻匪大火拚49



湯師爺看到兄弟們出來進去地忙前忙後,個個兒一身麻匪行頭,臉上畫得紅紅綠綠的,甚是滑稽。


屋裏,張麻子悠閒地翹著腳,一面指使著手下收拾工具、化妝,整個縣衙忙得不亦樂乎。


湯師爺心裏納悶兒:「去那兒啊這是?怎麼還扮上了?」


張麻子咧嘴笑了,就像個沒有心機的普通莊稼漢一樣誠懇地看著師爺:「咱們去發錢,你去不去?」


湯師爺一拍桌子,心裏真的有些生氣:「糟踐東西,不去。」


張麻子放下腿,手指裏還夾著香煙,在昏黃的嫋嫋升騰的朦朧中走到他跟前:「那我告訴你,我這次去,可能回得來,也可能回不來。」


湯師爺不解:「去那兒啊?不是發錢嗎?」


張麻子低頭半晌,把手搭到師爺肩上:「半夜的時候,可能有人來找。他要找你聊什麼,你就跟他聊什麼。他怎麼聊,你就怎麼聊。」


張麻子再次強調:「要慢,沈住氣,而且越慢越好。」

師爺有些激動,伸手揪住他的衣服,但張麻子只是淡淡垂首不語,任他拽著:「你他媽跟我說清楚!」。

張麻子狠狠地掐滅煙頭,拳上的青筋不自覺的顫動。只一瞬間,他擁住了師爺,就像分別的情侶那樣,用力得想把兩個人融為一體的擁抱:「等我回來。」

張麻子把揉捏變形的煙頭扔到地上,頭也不回地出了大堂,只剩下師爺狼狽地站在原地。寂靜得,仿佛他們從沒來過。


黃四郎問:「你親眼看見了?你親眼看見縣長親自帶隊出發?」


胡千:「我親眼看見了!


黃四郎問:「你親眼看見了縣長親自帶隊出發去發錢?」


黃四郎:「他戴的是幾筒?」


胡千肯定地答黃四郎:「九筒。


黃四郎:「好極了,今晚不搶錢,殺人!


黃四郎:「就殺這個戴九筒的縣長。



胡千:「殺縣長不用戴面具!



胡千:「您等著驗屍吧!」


黃四郎:「回來!全給我戴上!


黃四郎:「麻匪火拚,縣長暴死,聽著多順耳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