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1日 星期六

《讓子彈飛》山西夫人46



老四踢開師爺房間大門:「老湯,出來!」



張麻子帶著兄弟們找湯師爺問個明白。



馬邦德的真實身份只是個寫戲本的,靠青樓女子(縣長夫人)資助的錢買官。不過馬邦德死前告訴過張麻子:「我樹上的屁股的兜裏有五張委任狀。



五張啊!

難道這夫人有錢到能幫馬邦德買六張委任狀(加上已經用過的康城那張)?

這加起來,可就是一百二十萬啊!

有這筆錢,夫人完全可以過一生富足的生活了,何苦投資給一個「寫戲本的」?

這投資忒不可靠啊。

況且,青樓女子竟能有如此積蓄?

除非她是小鳳仙級別的青樓女子。

所以那另外五張委任狀,應該不會是由夫人投資的,夫人根本不知道另外五張委任狀的事。


夫人曾跟張麻子說過:「她就想當縣長夫人。」

所以,夫人其實是被馬邦德這個職業騙子給騙了。


馬邦德自己其實完全有資本做買官的買賣,而且實際上他也幹過十六回(一年二回、八年十六回),經驗豐富且掙過不少錢(六百四十萬)。

這回大概是機緣巧合碰上了夫人這位冤大頭,就假裝是個寫戲本的,騙夫人給自己投資買官,愣是省下一筆成本。

待這筆買賣做成,就一腳踢開夫人,拿出下一張委任狀走馬上任。


張麻子開始逼問師爺:「你最近跟什麼人吃過飯?見過黃四郎?」



這時床底下突然伸出一支槍:「舉起腿來!」

有埋伏,麻匪們緊張地開了保險,將槍口對準床下。



湯師爺趕忙澄清:「孩子!孩子!」



張麻子:「你是個孩子?」



湯師爺澄清:「我的!」



張麻子:「多大?」

小孩:「八歲!」



張麻子指著個頭比他還大的小孩:「這是八歲?」



師爺:「我都不信!」



湯師爺:「三歲跟他媽一樣高!」



湯師爺:「五歲就跟我一樣高!八歲就這樣了!」

山西夫人和八歲兒子大概本來就是按計劃來找馬邦德要這次買官賺的錢,他們是馬邦德的同夥,負責定期取走財物。


湯師爺全身仿佛禁錮在盔甲中動彈不得,冷汗順著額頭背脊滑落。


這回他們按照原先計劃先去了康城,之後才找到鵝城來接上了頭,得知情況微妙,本來要走,卻被張麻子堵住,於是靈機一動說是來要錢的


不想張麻子不在於錢財也不在乎這位夫人的真假,直接把鑽石轉送,讓他們意外撈了一筆。


這位山西夫人才是馬邦德真正的夫人,換句話說她們母子倆才是馬邦德犯罪團夥真正的合夥人,他們主要是幫馬邦德保管錢財的同夥。

夫人死的時候,馬邦德哭是半真半假,改天一到葬禮上其實就不咋難過了。


後來聽到山西夫人的死訊,馬邦德哭倒是三分假,七分真。


七分真是因為那位夫人才是比劉嘉玲這位夫人更親的人;三分假是因為,他惦記著的應該還是夫人那裏存著的錢財,不然怎麼聽到死訊後,第一反應居然不是問夫人的屍體在那而是架著馬車——載滿銀子的——往山西趕呢? 


在山西老家,馬邦德一夥是比黃四郎還有錢的「北國一霸」

區別只在黃四郎玩的是販賣人口、倒賣煙土的黑社會勾當,而馬邦德玩的是智力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