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6日 星期六

《讓子彈飛》逃過一劫35




湯師爺抱著縣長夫人的屍首,痛苦哀嚎:「她是我老婆!我是縣長!我就是馬邦德!」

這句話是當著張麻子的面說的,師爺敢當著他的面說,就不怕張麻子會殺了他,為什麼張麻子會殺了他? 

如果他是師爺,張麻子留著他,也沒什麼,可如果他是縣長,那麼鵝城就有二位縣長了,張麻子不會留著一個這麼有心機、從一開始為了保命就欺騙自己的人。



黃四郎匆忙趕來:「縣長如何?」



黃四郎對其手下團練下令:「你們追!一個麻匪也不能跑!」






黃四郎以為奸計得逞:「天殺的麻匪,傷天害理,縣長剛剛上任,竟和他的夫人雙雙...」



大夥們彷彿在看一齣好戲。




張麻子直接照搬師爺劇本重演:「我說我當不了這個縣長,你非得給我花錢買這個官!」






張麻子乾號:「現在官倒是到手了,妳倒走了!」




張麻子仰天長嘯:「我就是縣長!我就是馬邦德!」



湯師爺糾心啊!








黃四郎只能安慰張麻子:「你呀,太年輕了,不該一進城就槍斃麻匪,他們一定會報復的,不哭不哭!」

這根本是在傷口撒塩。



師爺啊,您拿槍想打誰啊,以假亂真的張麻子還是幕後主謀黃四郎啊?




張麻子:「她是為鵝城死的,得厚葬她啊!得讓所有的鄉紳都過來。」



黃四郎:「都來都來,我會安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