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5日 星期五

《讓子彈飛》逃過一劫33


月光淡淡地籠著一片小院,跳弄著照進窗戶。天依然黑著,臥房裏,亦是黑得瘮人。



湯師爺緩緩向對面自己的屋子走去,他深呼吸了一下,推開了門。


湯師爺被門後的手一把制住,接著讓人狠狠地「扔」到了床上。


燈一下子亮了,湯師爺把喉嚨裏的話生生咽了下去。



眼前的男人散發著淡漠的氣息,制服搭在一邊,身上只穿著緞褂。張麻子掂了掂手裏的鑽石:「偷我的鑽石?這石頭是給你的嗎?」


張麻子:「這是給縣長夫人的,咱們倆誰是縣長?」



張麻子邊說邊脫去外衣:「誰是縣長?」




張麻子嘴角掛上了少見的邪魅笑容,邊說邊熟練地解著衣服扣子:「我問你呢,誰是縣長?」




湯師爺緊張地問:「你是要殺我?還是要睡我?」

勁爆的一句....昏倒!



張麻子滿臉不正經:「這有啥不一樣嗎?」



湯師爺全身冷汗:「不一樣啊!



張麻子把手裏的制服扔到一邊,衣服已經完全敞開,小麥色的膚色在燈下泛著曖昧的光澤:「那就先睡再殺!


湯師爺作勢偏過頭,細長的頭髮掃過微敞的領口,說不出的誘惑:「那還是殺了我吧!


張麻子語不驚人地說:「殺了你,我還怎麼睡?」



張麻子一抬手抄起湯師爺的腿,輕而易舉地把他按倒在床上,順勢壓了上去。


張麻子的大手覆在湯師爺的嘴上,手心的熱度還是清晰地傳了過來:「我不能酒後欺負一個寡婦!」




張麻子:「我這是跟你睡,不是睡你!」



張麻子微笑,但隔著如此近的距離,逐漸升溫的空氣中彌漫著酒氣與煙草清香。

這下師爺才放下心中大石。




對面的房子,被一陣槍林彈雨湮滅。裏面的人,只怕早死了多少回。





胡萬帶了一票假麻匪突襲縣長官邸,雙方人馬進行了一場大火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