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3日 星期四

《讓子彈飛》縣長夫人31



師爺才剛進縣長宅子,小弟們就衝了出來。

老七:「師爺,大哥呢?」


湯師爺頭也不回地答:「馬上呢,喝醉了。」


老七:「人呢?那兒呢?」

湯師爺回頭一望,事可大條了,張麻子不見踪影。


小弟們二話不說,直接上馬,回頭找人去。


湯師爺:「呦,剛才還說話呢!」


這個迷糊師爺一定也醉了,居然把大活人給搞丟了。


湯師爺望著逐漸遠去的背影喊:「是不是掉路上了?」



張麻子一票小弟們都出去找人去了,趕緊去辦點重要的事。


他神不知鬼不覺地一步一步挨到了張麻子的臥房,手搭在門板上的一刹那,有些許的顫抖。他用力推開門,屋子空蕩蕩的,彌漫著熟悉的煙草味。


縣長夫人:「你抬起頭跟我說話。」


湯師爺:「聽說你昨天睡覺了?」

師爺試著拿回男人一滴滴地尊嚴。


縣長夫人:「我那天不睡覺啊!」

夫人擺明要給師爺難看。


縣長夫人:「你看著我說話。」


湯師爺逼問夫人:「聽說你跟張麻子睡覺了?」


縣長夫人:「睡了,你不想知道我們怎麼睡的嗎?」


湯師爺仍不死心,想拿回男人的最後一點尊嚴。


湯師爺雖然曾試著拐著彎,挽回臉面。


那天晚上,湯師爺挽著張麻子的手,神袐兮兮地說:「為報不殺之恩,我也就你一命,寡婦不能睡啊!」




張麻子居然一門心思想解放夫人:「她已經成了寡婦,我不能讓她再守活寡!」



那晚...



縣長夫人直接向張麻子表明:「我就想當縣長夫人,誰是縣長,無所謂!」

於是所有便宜都被張麻子這個假縣長給佔了。



縣長夫人直接拆師爺的枱:「你就只剩一張嘴,寫幾個爛戲本的老色鬼!」




縣長夫人不滿地說:「不是我出錢,誰給你買官當縣長啊?」


縣長夫人:「我還真覺得張麻子挺有本事的。」


湯師爺不服氣地說:「他算啥本事?」


湯師爺拿出二顆鑽石顯擺顯擺:「這才是真本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