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4日 星期三

《讓子彈飛》霸氣外露9


張麻子不死心地問:「我為何要上山當土匪?」


湯師爺沒法瞭解張麻子的想法,搖了搖頭。


張麻子問:「我就是腿腳不利索,跪不下去!」

滿腦子銀子的湯師爺居然得出這個結論:「原來你是想站著掙錢啊!」


湯師爺給了個良心的建議:「那還是回山裏吧!」



張麻子不滿地問:「我已經當了縣長了,怎麼還不如個土匪啊?」



湯師爺還是堅持地認為:「百姓眼裏,你是縣長,可是黃四郎眼裏,你就個跪著要飯的。」

湯師爺力勸:「掙錢嘛,生意,不寒磣。」

張麻子堅決地不認同



湯師爺:「你是想站著,還是想掙錢?」

張麻子重申自個的立場:「我是想站著,還把錢掙了!」

湯師爺直接否決了張麻子的看法。


這是張麻子的最大的本錢。

湯師爺:「能掙,山裏。」

縣衙上的驚堂木代表了一切的權威。

但換來的是跪著掙錢,還要看人的臉色。



湯師爺最終只能服輸:「敢問九筒大哥為何方神聖?」

他的手滑過他的手背,常年不幹活的皮膚細膩宛如玉質。他合上帳本,緩緩起身:「鄙人,張麻子是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