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3日 星期二

《讓子彈飛》真假縣令4


縣長大人招了,足足有廿萬白花花銀子。


麻匪頭子問:「錢呢?」

縣長大人這回只得老實交代:「買官了。」



麻匪頭子打破砂鍋問到底:「買官作啥?」

縣長大人回:「賺錢。」


張麻子:「能賺多少?」


縣長大人回:「一倍。」



縣大老爺姓甚名誰,我們都不知道,也不必知道,反正拿著有省政府大紅官印的縣長委任狀,就算數。

那個時候,縣衙門已經改名叫縣政府,大堂上坐的已經不是知事大老爺,而是縣長了。

但是老百姓還是照老習慣,叫那裏是「有理、無錢莫進來」的縣衙門,還是在屁股挨打的時候,對坐在大堂上的縣長叫:「大老爺,冤枉呀!」

這些縣長大人們,和我們過去見過的縣太爺也差不多。

有胖、有瘦、有馬臉的、有牛頭的、有鷹鼻的、有猴腮的,什麽奇形怪狀的都有,而且都在掛著「光明正大」金匾的大堂上坐著,對堂下惶恐跪著的老百姓吆喝、發威風、打板子。

一樣在後花園的客廳裏和「說客」斤斤計較,數銀元,秤金條。




當然,也總是一樣坐不長久。


多則一年,少則三月,就囊括席卷、掃地以盡地走了。

為什麽?



因為他的「官限」已經到了,新的老爺已經動身,就要上任來了。





張麻子:「兄弟們幹一票什麼都沒落下,不合適吧?」









「湯師爺」張麻子抓住他的衣領,像拎小雞一樣把他提出水面,放到了岸上。濕透的白色長衫貼伏在瘦小的身上,精巧的鎖骨形狀若隱若現。

張麻子從馬背上拿過大衣扔到他身上,向身後一招手:「兄弟們,咱們鵝城走一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