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3日 星期二

《讓子彈飛》刼道3





八匹純血高頭白馬四蹄翻飛,車輪與鐵軌撞擊隆隆作響,兩節火車正以「馬拉火車」的夢幻奇景奔騰在南部中國的崇山峻嶺之間。

火車是姜文每部電影裏必須出現的道具。這次的馬拉火車看似荒誕不羈卻意味深長。

馬拉火車是火車最早進入中國的方式,由於清朝認為蒸汽機車「破壞風水」,故當慈禧太后欲游北京城時,李鴻章就沿北海公園西路修築一條通往中南海的「鐵路」,讓白馬拉著火車帶慈禧遊玩,博得歡心後才得以獲旨修唐胥鐵路,用於運送北洋煤炭。


火車車頭的煙囪裏蒸汽蒸騰而上,不過這蒸汽的來源其實是車廂內巨大的火鍋。火鍋旁圍坐著買官上任的老湯,以及他的夫人和師爺。



出身草根、混跡梨園,靠寫幾個劇本混口飯吃,沒有一兵一卒的老湯,在北洋亂世最終一路飛黃騰達到了買官赴任的頂峰。



志滿意得的老湯不知道,一場危機正在等待著他,他們的命運也將從此改變。


就在老湯等人在火車內飲酒作樂之時,麻匪頭子張牧之率領眾兄弟們埋伏在山谷兩側。



幾聲槍響劃破天際。




張麻子對著白馬開了一槍,這槍瞄準繩結,打中卻不打斷。白馬繼續跑,繩索已不能吃力。

麻匪老六:「沒打中?」



隨著張牧之「讓子彈飛一會兒」的話音落下,繩索終於斷裂,白馬才四散跑開,一場讓人眼花繚亂的劫案就此展開。







 
















陽光為青綠的湖水鍍上一層鎏金的浪,如果忽略那一片浮屍與火車殘骸的話。



燃著的煙嫋嫋婷婷地順著山麓四散無跡,張牧之彈彈手指,視線聚在微弱的火星上:「還有活的嗎?」

老六:「爹,全都找遍了,沒錢、沒貨也沒銀子,人倒剩倆活個,殺不殺?」



一個濕淋淋的腦袋驚兀地冒出來,黑長的髮絲貼伏在額頭四周,隱隱地遮住面容,只聽得粗重的呼吸與水中手腳的掙扎聲。



張牧之抬手吸了口煙,便隨意地掐滅、扔掉,緩緩走近湖邊,俯下身來,手指向那顆陌生的腦袋,輕輕挽開礙事的那綹頭髮。



腦袋的主人掙脫了一下,黑髮宛如水蛇一般遊開,白皙的瓜子臉上還掛著透亮的湖水,一雙清明的大眼睛驚恐地看向他,淚汪汪得很像受欺負的小動物。



張牧之厲聲喝道:「別哭了!」,一面撣去那人甩到自己身上的水漬。



張麻子:「你這是要去那兒?」



張麻子:「錢藏那兒了?說出來!」




 

那雙漂亮的眼睛瞪了他一眼:「縣長去鵝城赴任,現在人都死了,就剩我一個師爺和夫人。」


 


 

縣長夫人,原是老湯在青樓中結識的相好,在攝人心魄的嫵媚容顏下,卻有著一顆男人般的雄雄野心,天不怕地不怕。




 

事出意外,這怎麽辦?


照說應該給死去的人們辦喪事才對。但是,這個馬老爺卻機靈得很,他當機立斷,馬上拿出辦法來。



師爺說:「錢都用來買官了,坐上了縣長的交椅,才撈得回錢來。」

1 則留言:

  1. 馬列火車
    也有人說是隱喻張麻子(好人)來就是要把中國的馬列主義拉斷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