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0日 星期五

《讓子彈飛》鴻門宴20



黃四郎抱拳的樣子有些滑稽,但眉目的膽氣是掩不住的:「縣長、師爺駕到,黃某人有失遠迎,失敬失敬。」









黃四郎掀開一旁的簾子,胡萬、武舉人、涼粉小販赫然五花大綁地跪在那裏:「對於縣長公子的事,黃某人表示非常抱歉。」







黃四郎在鴻門宴上說:「六爺剖腹若為黃某指使,我就切腹,並請兄台當我的介錯人,砍下我腦袋,高掛豔陽樓頂。」

日本人不愛上吊愛切腹,他們覺得切死自己挺光榮的。

但切腹挺難操作,一刀捅進去,一時死不了還特別疼。身體倒得七扭八歪,掙扎起來滿地的血,死相難看,特別不體面。

故很多時候切腹者會讓一個信賴的朋友當「介錯」。介錯人手持長刀站在其身後,在自殺者的短刀切腹的一瞬間砍下他的腦袋。 

切腹大家都熟,但介錯就相對冷僻。如果不是對日本文化相當熟悉的人,根本說不出這倆字吧。











黃府大管家胡萬,一時托大,居然將黃四爺給供出來,這次只能親自披掛上陣。





張麻子說:「你搞錯了,介錯人用的是長刀。」。




兩個人應該都在日本待過相當長的時間,尤其是黃四郎,擺個暗藏殺機的鴻門宴,卻又沒事扯到切腹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