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3日 星期二

《讓子彈飛》賣官鬻爵2



一切都要從賣官鬻爵的內幕講起。

你們去過成都嗎?

那裏有一個少城公園,少城公園裏有一個鶴鳴茶社。

在那有一塊頗大的空壩子,都蓋著涼棚,面臨綠水漣漪,是個好的風景去處。涼棚下擺滿茶桌和竹椅,密密麻麻坐滿喝茶的茶客,熱鬧得很。

到處聽到互相打招呼、寒暄問好的聲音,到處是茶倌放下銅茶盤叫著「開水」的聲音。

這是一個普通的茶座,那些做小生意的、當教員的等等小市民們,就在這裏來謀事、說合、講交情、做買賣、吵架、扯皮。

但是還有一處更好的別有風光的僻靜去處,叫做「綠蔭閣」在那裏涼棚高搭、藤蘿滿架、曲欄幽徑盡頭,便是茅亭水榭,臨湖小軒。

在那拐彎抹角、花枝掩映的地方,都擺著茶桌和躺椅,既可以悠閑地喝杭州龍井、蘇州香片、六安毛尖,還可以叫來可口的甜食點心、時鮮瓜果,真可算是洞天福地了。

在這裏商量買賣、研究機密、揭人隱私、搞陰謀詭計,都是很理想的地方,當然也是公開賣官鬻爵的好地方了。

據說在那裏,無論是縣長、局長、處長、科長、校長、院長之類的大小缺額官位,現放著的,那管你是阿貓阿狗、牛頭馬面、土匪強盜,只要你肯出錢,就有人來給你穿針引線、討價還價。

價錢也是各不相同的,有肥缺和瘦缺之分,有長做和短做的不同。

比如當個縣太爺吧,因地方不同,價格出入就很大。

人口繁密、交通方便、物產豐饒的縣和那些貧苦偏僻、人煙稀少的縣就分著不同等級和時價。清水衙門的中學校長和一沾就是滿身流油的稅務局長就相差很大。

當官的時間也有長短不同,多則一年、少則三月。能買到兩三年的官,既除開要多出錢之外,還要和黨政當局有些瓜葛才行了。

比方說一個縣長的肥缺,賣給你一年,不管你去做「父母官」做得多受子民的歡迎,也是不行的,到時候就得交差走路。

相反的,如果時限沒到,無論你刮地皮刮得多麽狠毒,搞得如何怨聲載道,你還是可以放心地刮下去,不要擔心會提前撤職的。

因為在買官的時候,有約在先,給夠了買價的嘛。至於你到了任,你刮得多、刮得少、刮得巧、刮得拙;官聲美、官聲惡,那就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了。

因此,不管是誰,哪怕是阿貓阿狗,一上任就拼命地刮、刮、刮,則是無一例外的。不然花錢去買官來當,為的什麽?

難道如今的世道還有誰真發了瘋,想去得個宵衣旰食、愛民如子的「清官」空名聲嗎?

有的政客,官癮很大,也自以為有一套做官的辦法,又具備著做官的資歷。

但是「宦囊羞澀」,沒有錢,怎麽辦?

有辦法,找山西錢莊就行了。



不知道你們聽說過山西的錢莊沒有?


據說那是最會做生意買賣的山西商人開的,就和現在的銀行一模一樣。


這種錢莊擁有雄厚的資本、放高利貸、開設當鋪、囤積居奇、投機倒把、買賣地產、承辦匯款、發行像鈔票一樣管用的銀票。

凡是能夠賺錢的事,他們就削尖腦袋,拼命去鑽,於是就看中買賣官職這項生意了。


當然,這些商人不懂「政治」,自己去當官,總是玄得很,怕蝕本。

因此,他們就派人到少城公園綠蔭閣,找那些賣官的引線人辦交涉,買下一批各種候補官員的委任狀來,當做商品一樣囤積起來。

省裏賣官的大官員們也嫌零敲碎打地零賣太麻煩,這樣向山西銀號批發出去,賣得又快、錢又成整,實在方便。




那些想放出去做官的人,就可以直接找上這樣的錢莊辦交涉、講條件,幾分錢幾分貨,好多銀子買個幾品官。

省得到處又托人情又送禮,到那些大公館去受那些狗仗人勢的看門的差狗子們的閒氣。


這當官的青雲之路也實在簡捷多了。



你去找山西錢莊買官的時候,還有一個方便之處,就是可以「賒官」。

你有現錢就出現錢,他們收取一定的利息就行了。

你沒有錢也好辦,立一個賒官的字據,保證你上任去做官以後,在幾個月之內,把錢刮出來,連本帶利償還給錢莊就行了。




只是有一個條件,錢莊為了保險收回本利,照例派一個得力的人跟著你去上任,擔任你的師爺,一切收入都得過他的手。

錢莊墊的錢當然優先扣下,以後刮出來的才算你自己的。

這樣的「賣青苗」雖說利錢未免大一些,要忍受錢莊的大利盤剝,但是總算是無本萬利,也划得來。只要上任之後,多費一些手腳,向老百姓刮得兇一些就是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