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4日 星期六

《讓子彈飛》剖腹驗粉16












剖腹驗粉,他第一刀下去就知道自己必死了,說了句「如果有兩碗,我白死!」



胡萬為了繼續刺激他說:「如果一碗,我死!」




這個時候,剖腹真的是太勇敢了,也真的是唯一的辦法證明。


公平、清白,在六子眼裏「自己的清白」、「麻子說的公平」都比自己的命要重要!


但是問題來了,為什麼大家覺得六子傻呢?

胡萬和武團練這對欺男覇女二人組一紅、一白配合得天衣無縫,硬生生的在不諳世事的小六子的肚子上扯開了一條血口子。


胡萬在眾人面前扛著「正義」和「道德」的大旗,要置對方于死地,小六子無力招架,怪不得張麻子要小六子去海外歷練。


是因為他剖腹之後真的只有一碗,他的喊聲中帶有期望,剛才壓迫的民眾卻並沒有幫他,而是很快的散開。


他覺得他證明了自己之後,卻並沒有得到大家的支持(當然這也是觀眾們早料到的,所以「說他傻的喊聲」在第一刀的時候就已經有人在喊了)


胡萬立馬改口,剛才說的只有一碗他死的話全成了狗屁。


張麻子飛奔到大堂,卻只看到遍地的殷紅與滿身鮮血的小六子:「我他媽斃了你!」





張麻子急忙俯下身,看著六子小腹冒著的汩汩血泉,眼圈一下子紅了。他攥著六子的手,想說什麼,卻開不了口。





為什麼?


小六子有氣無力地歪在馬邦德懷裏,淡淡地喊著,就像當年那個小孩子笑著跳著撲向自己的樣子:「爹,記得給我………………


張麻子抬手,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胡萬,連梭的子彈穿過他的耳朵,胡萬卻嚇呆在原地,竟忘了慘叫。

張麻子從湯師爺懷裏接過六子,靜靜走出了講茶大堂。

殺了胡萬一個是沒用的,要把黃四爺整個的勢力產除,民眾扭曲的心才可能變正常,自己才死得其所,這麼幾秒能明白如此大義的人,你可以說他「執著、但是能說他傻嗎?」

可以說他衝動、說他執著(執著著是非黑白,執著著對與錯,執著著公平不公平)

這種人現實生活也有,看完這個故事應該改改了吧,因為往往這類人死的早,還是被自己的執念弄死的。

觸目驚心的「涼粉案」是胡萬逼小六子張默以死明志、剖腹取粉,此橋段亦有藍本。

金庸武俠小說《飛狐外傳》中,鳳天南因家中肥鵝被盜怪責于鐘四嫂的兒子小三子,為證清白,鐘四嫂當眾將小三子剖腹。 

最後胡斐以牙還牙,假稱鳳天南之子鳳一鳴「偷吃鳳凰肉」而將之剖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