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3日 星期二

《讓子彈飛》張麻子1



民國時期的土匪    貝思飛

肆無忌憚、目中無人、命運多艱,但是信守誓約、英勇善戰,這些男女並非是面帶微笑、彬彬有禮之輩;他們居住山洞、獸穴,性情暴躁。

在法律軟弱無力、政府腐敗墮落而無法抑制殘暴和壓迫的時代,在公理遭到踐踏、當權者站在惡人一邊的時候,他們頑強地要求……一種正義。


《讓子彈飛》改編自作家馬識途《夜譚十記》中的第三記《盜官記》,早在一九八六年就被導演李華搬上銀幕,名字為《響馬縣長》,當時也曾紅火一陣。

自古以來,劫富濟貧、劻復正義的綠林好漢始終在平凡百姓心中,保有一層神袐面紗,我們下面要談的這位綠林英雄,就曾寫下一頁傳奇,流傳在民間。

這位綠林英雄名叫張牧之。

但是這個名字是後來才知道的,他的本名到底叫什麽,已經不可考證了。他在綠林的時候,不知為什麽,大家叫他張麻子,或者叫張大鬍子。


可能由於我們這個社會有一個習慣,就是愛把那些不安分接受老爺們統治,那些嘯聚山林,和官府做對,造老爺們的反的非法之徒,通通說成是殺人放火、十惡不赦的土匪強盜。



總是把這些暴民的領袖人物描寫成為窮兇極惡、吃人不吐骨頭的兇神惡煞,最低限度也要在他們的外形上賦予一些生理上的缺陷,比如張麻子、李拐子、王歪嘴、趙癩子之類。

好像這些人都是上天降到人間來的孽星,他們絕不可以有一個長得五官端正的身體、足智多謀的腦袋、忠厚正直的人格和文雅善良的品行。


假如把這些只用來形容我們老爺們的褒辭,用去形容那些造反的強盜土匪,豈不是顛倒了世界了?

於是我們這位綠林英雄張牧之,也就只好奉命長鬍子、出麻子了。

但是我們對於張牧之,卻不能不再顛倒一下。




因為要實事求是嘛。不管老爺們怎麽堅持要叫他為窮兇極惡的土匪,說他是殺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盜,還是個麻子並留有滿臉的大鬍子。

注意,大鬍子和土匪常常是有奇怪的聯繫的,比如東北地方就把土匪索性叫做「鬍子」。

我還是要說他具有忠厚正直的人格、文雅善良的品德,而且還有一個足智多謀的腦袋。

至於身體嘛,長得相當周正,既沒有長大鬍子,更不是一個麻子,乾乾凈凈的倒像一個人才出眾的白面書生。至少比我們天天看到的許多老爺和少爺們要周正得多、幹凈得多就是了。

我這不是造謠,是親眼得見的喲。

你們要問:「嘿,你怎麽親眼得見一個江洋大盜呢?」

我是親眼得見的。而且我還給他當過……當過部下的。

一點不假,我給張牧之當過部下,而且我覺得他是一個很不錯的上司呢!

至少比我們衙門現在這些上級好得多。

張牧之到底是哪裏人、原來名字叫什麽?
誰也搞不清楚。
後來老爺們不願意把「張牧之」這樣一個雅致的名字送給他,在名正典刑的時候還是叫他張麻子。

我卻仍然寧肯叫他張牧之,不止我一個人,可以說滿縣城的老百姓都願意叫他張牧之的,而且還名正言順地叫他「張青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