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1日 星期六

《讓子彈飛》鴻門宴25 .





張麻子質疑:「黃老爺,容兄弟問您個問題,張麻子能劫你的貨,為何不能進您的家呢?」


黃四郎:「我這碉樓易守難攻,他進不來!」



張麻子:「那你怎麼就真相信,只有我跟師爺進了你的碉樓呢?」


張麻子哨子傳音,這招太厲害了!


老三:「大哥要咱們撤!」


老七:「撤?那撤嗎?」


老三:「撤!」


老三哨子傳音:「遵命,但我很擔心你!」


張麻子再次展示他的能耐:「聽見了吧?」



黃四郎:「聽見了!」



張麻子自信滿滿表示:「張麻子進不來的地方,我能進來!」


張麻子:「張麻子不想死的時候,我能讓他死!」



就在大夥驚訝於縣長大人的實力時,人質又一個被殺了。


湯師爺驚道:「又死一個!」



黃四郎:「你們可以把我供出來嘛!不要委曲自己哦!」

黃四郎又殺了一個人質,好鬥的他不僅顯示自個可以決定他人的生死,無論他是何方神聖抑或是自己得力臂膀!



黃四郎:「我早看出,你非等閒之輩!」

所以殺人質不僅是殺人立威,更是事前安排好的一齣戲。

2013年9月20日 星期五

《讓子彈飛》鴻門宴24



張麻子:「喝酒!」


湯師爺:「有呢!有呢!」


張麻子心想:「給臉不要臉,我自己喝,回去再修理你。」





湯師爺一番歪理:「我以為酒一口一口喝,路一步一步走!步子邁大了,喀,容易扯著蛋!



湯師爺:「應該先把dollar分清楚,再說接腿的事兒。」


張麻子使個眼色:「你還聊dollar是吧?不聊接腿?」

張麻子原想直接進到實質計劃步驟,沒想到師爺還執著在原點。


張麻子有些不滿,雙手一攤:「那你們倆聊吧!」


黃四爺樂看縣長主從二人鬥內哄:「師爺,你定!」

這種場合,決策權在誰手中師爺不知道嗎?



湯師爺不死心:「先聊dollar吧!dollar到手,按照慣例三七分。」





張麻子:「你也太不仗義了吧!黃老爺為這事忙前忙後,你就分人家三成,無論如何也得對半分啊!」 

張麻子這招先下手為強,堵住師爺的三七理論真是高啊!



黃四爺:「我們還是聽縣長的,對半分。」


湯師爺聽到黃老爺願意對半分,打從心底樂了。




黃四爺:「如果你真有膽子剿匪,兩大家族的錢就值一根毛。」



黃四爺開始探張麻子的底:「膽子你是有的,本事呢?」


黃四爺:「我憑啥相信你能剿了張麻子?」

《讓子彈飛》鴻門宴23




黃四郎拍了下自個大腿:「可是我這條腿斷了!」


湯師爺不解:「怎麼斷的?」


黃四郎:「我的貸十回有八回被張麻子刼走了。」


黃四郎:「你想想,他賺了多少錢?」


這下勾起了湯師爺的好奇:「這個張麻子很富有啊!還有這種事!」


瞧瞧湯師爺邊說,邊瞄了張麻子一眼。



黃四郎:「如果你們可以去剿匪的話,錢要多少有多少!」



湯師爺:「我們沒膽子剿匪,但是借剿匪之名,斂財的膽子還是有的,而且很大。」







黃四郎:「那就不要怪我,就怪你們沒出息。不過,我還可以幫你們一佪忙,我出錢當誘餌。」


黃四郎:「我出多少,兩大家族必須出多少。」



湯師爺打蛇隨棍上:「就等您這句話呢!足夠。」


湯師爺:「那您出八十萬?」


黃四郎氣勢不凡表示:「No,我出一百八十萬!」



黃四郎:「出得多,掙得多!」



這下湯師爺可樂了:「明白!事成之後,一百八十萬如數奉還,咱們分兩大家族那點dollar!」


這下張麻子可聽懂了:「一百八十萬不用還!」


張麻子:「不就是剿匪嗎?剿!」





張麻子:「咱們把張麻子刼走的那點錢全拿回來,還給黃老爺,這一百八十萬就是九牛身上的一根毛,您還在意嗎?」



張麻子頓時氣勢非凡:「不就是個小小的張麻子嘛,辦他!」


黃四郎:「硬!」


張麻子:「硬嗎!」


黃四郎姆指一伸:「夠硬!」


黃四郎:「硬不硬以後再說!」




張麻子:「我腦子裏想的只有一件事,替黃老爺把這條腿接上!」

湯師爺一臉狐疑地望著張麻子。



張麻子:「這個張麻子也太嚣張了!欺負到黃老爺頭上,不答應!」